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女怕入错行
女怕入错行

女怕入错行

我是个爱追求刺激的女孩,由其在性爱方面,一般的做爱是不容易满足我的。我有段不可告人的经历,现在想起,仍是眼前历历般的,让我性欲大增克制不了。
  那是个落叶的秋天,刚进大学的我,一切的事物都是如此的新鲜,在朋友介绍下,叁加了某个学校的社团,只是为着新鲜刺激。
  第一天刚步入一栋教学楼中,四层不算新的公寓,采光不很好,身后的老师把我们带进去,我放下背包,领队告诉我们,这儿是今后我们的活动区,并把大家的背包收集好,要我们休息一下。
  接下来,听到身后大门关上落锁的声音,我们一群十二个女生,坐成一排在地板上,看着不很亮的大厅,一楼大厅,约四十多坪大,墙边很多锁着的大柜子,而采光很差,窗户皆被帘幕盖上,让我们能看到四周的光线,是来自天花板的日光灯。
  十二个女生,包括我,年龄都很轻,俏丽的脸孔,魔鬼的身材,一头长发,穿得都是花枝招展,我不禁的抬头挺胸,在一股比美的气氛之下。
  一位女老师走来,瘦瘦高高的,却是一级的身材,手上拿起名册,开始发东西给我们。每个女孩都拿到一个背包,打开来一看,令我们大吃一惊。
  楼上走来七个大汉,手上拿的,是令我们害怕的,利刃与皮鞭,带着阴冷的笑脸走向我们。清点背包中的物品,一件惹火极短的黑色皮衣,两条麻绳,贞操带,黑色长筒皮鞋,黑色的皮项圈,手铐脚铐, 住嘴用的球(有洞洞的那种),振动阳具,两颗跳蛋,一些胶带等等。
  那些大汉,对我们下命令:脱掉所有的衣物配件,不听话就打!一翻挣扎与皮鞭声后,我们十二个女孩的衣物,被一堆堆的收去,剩下光光的身体,害羞的缩在一起,接着,我们被一个个的叫去"装备"。
  那凶狠的男人拿起我的背包,倒出所有配件,对我发出 心的笑声。首先拿起一条麻绳,打了两个大大的结,就往我跨下伸去,并且用结摩擦我的下体,紧接着就是两个结,压紧着我的阴蒂和嫩唇,在腰上呈丁字般的紧绑。我顿时无力的跪下,他把另一条麻绳,延伸在我的乳沟与乳房四周,以8字型紧捆起我的胸部,两颗乳房被麻绳紧紧的绑紧,挤出美丽的果实,皮肤显出光泽让我感到羞耻。发抖中,我被迫穿起那件黑色皮衣,紧包住我的腰枝,腰侧的细绳,交叉的被绑紧,接着,贞操带压在麻绳和皮衣上,用力的穿上,大腿两内侧好痛,我哭出来了,听到喀喳声,上了锁头。
  又来个男的,给我穿上了皮靴和项圈,在脚踝铐上脚铐,把我的手用力往后拉,铐上手铐,又把那球塞入我嘴中,带子在脑后绑紧,口水,马上从球的洞中流出不止。紧接着,乳晕被胶带固定上跳蛋,通了电的跳蛋狂震着我敏感的乳头,另一只粗大的手,打开贞操带下的小洞,在我尖叫声中插入那振动阳具,最后把贞操带小洞口关上,再上一颗锁。
  我痛苦的无法伸展四只,身上敏感处的牵制让我兴奋起来,麻绳上的结,在贞操带紧压下和振动阳具的狂震下,直接刺激我的阴蒂花蕾,乳头上的震动,更让我全身无力,控制不住,前所未有的兴奋,正刺激着我的所有情欲。我,躺在屋里一角,接受刺激与等待其他女生的装备。
  下午,我们被一一带往不同的房间中,全身的装备依旧,只是原本狂振中阳具,电池已衰弱而剩下微振与体温。
  眼前,是那位女老师口中的"床",也就是这几天都得睡在上头的床,外型是个长长的木头,刻成三角柱体,被架到胸前高度,尖尖的那面朝上,有座向马头的木头接在前方。
  老师说:现在先让奶适应这张床…骑骑木马吧!我不自由的被两个男人抬上去,脚铐打开后再打我脚跨上木马,并在马腹重新铐上脚铐。而手铐也被打开,再等我抱住马头后又铐上,全身的体重压在尖尖的马背上,痛苦马上传来。
  最痛的是阴部,麻绳的结深深的被压入花蕊中,阳具几乎顶到子宫,流出的蜜汁从斜斜的马背上流下,喉咙更是吞不进唾液而乾的难受,唾液,只是不停的从塞在嘴中的球洞中滴下。
  行动上的牵制,加上一动就有巨痛加上强烈的刺激,让我在痛苦中仍持续着兴奋,神智已渐渐不清,全身被汗水和疲倦包围,也滴在木马上。
  两个小时不知怎么熬过的,我被带下了木马,身上的配件仍是一样不少。老师告诉我们,这些配件会一直在我们身上,除了一些特殊活动,而木马,更是天天必上的"床"。
  接着我们十二人被带下大厅,每个人都是狼狈不堪,一个个挤在一起倒在地上。
  有的体力差的,甚至昏迷不醒了。
  接着的课程,是看到许多的麻绳,绷带,铁丝,铁炼,特制的皮衣。我和两个同学被带上去,解开手脚铐后,便被铁炼炼在一起,我们三人跪在一起,挺着还被绑紧的乳房,含着球,一动也不能动。
  身后的一个女老师,穿着女王装,拿起皮鞭便往没遮到的臀部抽下去。一次次的痛楚袭来,加上身旁的同学扭动牵动铁炼,一股不知名的兴奋又再度袭来。
  十二人被分成四组,饱受鞭与绳的凌虐,身上铁炼与麻绳的牵扯,臀部的刺痛火热,来自振动器与神绳结的刺激,听周遭的哀号与哼叫,空气中靡漫出一股兴奋的受虐味道,带领我们走向变态深渊。
  晚上,是个凄惨的夜。加上秋的凉意,让身上无衣敝体的我忍不住的发抖。而抖动更是牵动身上的绳,淫靡的麻绳已紧缚在乳房四周和阴部一天了,深深的陷入皮肤中,动一下就有刺骨的痛苦传来。在背后的双手麻的难过极了,脖子上的项圈和口中的球让我呼吸不顺,常需要大口吸气来补充氧,相对的,胸部在吸气的摆伏下,痛的让我流泪。
  贞操带的锁无情阻挡阳具,让它仍深深的插在阴道中,当阴道收缩,又爽又痛的感觉便袭来。不自由的排泄,终于忍不住了,尿液从麻绳结边溢出,再从大腿边贞操带缘流下,那股又热又痒的感觉,加上麻绳浸入液体后更难过的也更狂旺的刺激了我的花蕊,让我不知不觉的流出密汁。
  臀部的伤痕触到冰冷的地板和尿液,传来阵阵的刺痛,而我居然控制不住爱欲的,达到另一次的高潮。
  再有知觉后,发现身在不同的房间中,墙上满是麻绳和皮带。
  身上的束缚少了手铐脚铐,发酸的嘴里,已拿出令我厌恨的球,腰上的皮衣也被卸在一旁。
  最痛苦难过的贞操带终于拿下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胸部上的跳蛋也被拿下,撕胶带的痛楚又传来一阵快感。紧接着,我发现有只手正试着拿出阴道中的阳具,随着他的抽动,我紧张的期待他的拿出,而那只手却迟疑着,时进时出,扰乱了我的意识,快感加倍,我竟然摇动起我的臀部,一股不希望它被拿出的欲望油然而生。
  又是一次的高潮,我无力的闭上眼睛,听到那男的在换阳具中电池的声音。脚的皮靴也被脱下了,身上只剩那两条魔鬼般的麻绳和令我羞耻的项圈。
  难得的机会让我马上伸展四肢,在冷冷的地板上躺着,无力的望着房间中两个男人和女老师的准备。突然老师对我笑着说:现在是紧缚课程,奶看看墙上的图片,要从那幅开始呀?
  我往墙上看去,四幅图映入我眼中,我畏惧着不敢回答,那四幅图中的女生,都被五花大绑着,脸上表情现出极端的痛苦。
  我马上大喊:不要,并马上站起企图逃走。两个男人手中皮带往我背后一抽,马上就追上我。一天没动的四肢,怎么逃得掉两个大男人呢? 马上,我就被拖到两根铁杆间,我被迫跪在中间,两手被大字打开绑紧在铁杆上。绳子先把我手腕绕三圈固定在铁杆最高的环上,接着,前臂后臂都被麻绳狠狠的缠上,固定在铁杆上。我的两腿呈跪姿的分开,绳在我膝盖处绕三圈,固定在铁杆根部。脚掌被白色的细绳捆起,始钳住了我的乳头,好痛好痛的让我用力扭动上半身,顿时陷在无止境的痛楚下。睁眼一看,两个铁夹被白色细绳往前方拉去,把我乳房弄的痛毙了,乳头就像被撕裂般的让我害怕起来。终于固定在前方的铁环。我勉力的稳住自己身体,只靠着膝盖撑住全身的重量,只要微微一动,那痛彻心肺的撕裂感或拉扯感便打击我的神智。
  最后,一条白绳绕住了我的嘴巴,在两唇边往后拉紧,嘴像快撕裂了,又是一条平行的绳子往后固定住,这下我全身唯一自由的,就剩两眼能张阖而已。手指脚趾早已麻弊,只听到老师说:奶先这样在这"休息"吧,我们要先去别间上课呢!
 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我像是跌入地狱无法超生,眨呀眨的看着墙上四幅图,和努力求得平衡,陪伴我的是来自喉间因受不了痛楚的阵阵呻吟与哀号。
  在我疲惫的昏睡后,蒙 中被摇醒,身上的麻绳已解开剩下两条缠在乳房和阴部,一个男的正在整理麻绳,老师则看着我,边爱抚着我敏感处,我厌恶的甩开她的手,而四肢从无知觉渐渐的泛起血色,随着血液循环带来的是令人无法忍受的麻痛。
  我一动也不敢动的,等待那麻痛的消退,讨厌的老师却用力的打着我发麻处,让我又难过又无法动。
  休息了一会儿,我被带到一张木床上,趴在上面。
  趁着我疲倦的闭上眼睛时,突然两个男人把我的双手双脚往我身后拉去,魔鬼般的麻绳再度与我皮肤纠缠。我的双手被合绑在身后,双脚被紧缚在一起,然后再把两边的绳头一绑,我身体就被反凹成扁圆形,左脚突然的抽筋让我撕声大喊,泪马上沾湿木床。
  身上制服般的两条麻绳被松绑下来,而我仍是感到极度的难过,以及一份克制不了的被虐欲望。老师拿起白绳,细心地开始在我上身绕起,两圈在乳房上下,在身后交错后往腰枝绕去,在小腹前交叉打结而过,经过臀部再由两腿后方往阴部拉来,打了结按在阴蒂上后,往上拉起,把绳尾和小腹上的结打在一起。
  再拿起另一条白绳,从我脖子后方分两半往胸前乳沟拉去,把原本乳房上下的两绳,在乳沟中合并,一紧,让我乳房格外的突出。 接下来再往下拉去,分开的两条各在腰枝上与旧绳勾起,像在编网般的往上往背后拉,再勾住绕往乳房的绳子,在我上身背后打了个结,便直往我肛门拉去,又在肛门处打了个结,深深压入后再往阴部延伸,紧压住阴蒂上的结,绳尾固定在腰旁的旧白绳上。 我只要一扭动,身上的白绳就像网路般的一起牵动,而更陷入我白嫩的皮肤中,将绞痛传遍我的大脑皮质。
  甚至摇一下头,绑在脖子上的绳子便往下牵动,使乳沟的结刺痛我胸口,再往腰拉起,带动压在阴蒂上的结,进而摩压我的花蕊,传来一阵阵的电击与酸酸的无力爽感。
  我以为这样已绑够了,小腹因往前突起加上绳的绞拉,痛苦的撑着。我侧着躺在木床上,看到身后惨忍的老师拿来一具机器,机器上拉出两对探针,碰一下便生出火花。 老师把探针分给两个男人,男人把探针,同时对我两边乳头,毫不考虑的触击,强大的电流分别在我乳头上流过,乳晕在电击下泛红了,乳头也不听话的越来越充血而胀大,两个男的也对我乳头的刺激电击越来越烈,不时传来阴阴的淫笑声。 我再前所未有过的电击刺激下,巨痛中却带着高度快感,臀部也与意识相反的开始摆动,以图绳结对肛门与阴蒂的更加紧压,摩擦,与刺激。 在我的淫叫声中,加以绳索的牵制刺激,再次的把我羞耻抛诸云外,迎接一波波无法承受的高潮。
  蛮以为身上的白绳会在高潮后解下,但却事与愿违,两个令我讨厌的男人只是在我身边坐起,理都不理我,让我仍反弓着身子被绑在木床上。
  女老师这时换上了另一套皮装,露出两个大大的乳房,和丰腴的大腿,手上拿着一个箱子,放在我身边,对我发出厌恶的笑容。
  看着老师从箱中拿出皮鞭,两个男的则拿出箱中的所有蜡 ,点燃后放在我周围。 老师二话不说就开使鞭苔我,我忍不住的哀号起来,心中却兴奋不已。 突然臀部一烫,蜡泪如雨滴的洒下,淫靡的啃着我肌肤,我努力的扭动那受不了烫的臀部。 另一个男人拿起两只蜡 ,一口气把所有累积的蜡泪,滴在我乳房上,盖满了乳头,那种烧烫让我大喊出来,挣扎,颤抖,而兴奋度却一再的提升,快感袭击到令我害怕。
  突然心中一震,我最嫩最敏感的花蕊,被蜡油直接的灌溉,我开始经挛起来,那种分不出是痛是爽的感觉,使我紧绷到无法呼吸。 身上蜡泪成河,一路的流烫过身体,积在木床上,白色的绳子,被红色的蜡油染的再淫荡不过。
  我开始爱上了这种刺激快感高潮,我开始让自己走向变态的深渊。
  近午夜的低温,浸蚀着我的皮肤,经过一天的调教,空前的高潮,现在剩的是极度的困倦。
  我装备上所有原先的配件,穿上贞操带与振动阳具,换了电池的阳具特别的无情,大力的把快感输入阴蒂。 抱着木马的头,骑着木马,我手脚也被铐住而不能自由摆动,背后好痒也只能忍住。 始终无法忍受阴部传来的痛楚,全身重量几乎压在阴部,然后与尖尖的马背贴紧。 不管怎么调姿势,就是痛就是刺激,就是快感,而快感已不再是快感。
  在体力透支下,终于不安稳的睡着,一夜痛醒无数次,哭的两眼都肿了。
【完】